當前位置:首頁 > 大國名醫 >

長海醫院皮膚科郭志麗與你說說皮膚病那些事

2019-07-04   浏覽量:  文章來源: 世界醫療網

核心提示:長海醫院皮膚科不僅以治療疑難病,如銀屑病、痤瘡、真菌病、白癜風、濕疹等見長,同時也成立了皮膚科激光美容科室,開展祛斑、去皺、去紅、去胎記、脫毛等特色項目,十幾年來服務了衆多求美者。
  皮膚覆蓋全身,作為物理屏障它能使體内各種組織和器官免受物理性、機械性、化學性和病原微生物性的侵襲。
  然而每時每刻,在我們大約1.5-2平方米的皮膚上,到處都是争奪皮膚生态系統控制權的戰争。正義的一方是各類常駐菌和皮膚表面的組織、細胞及各種分泌物,它們為維持微生物群落與皮膚表面組織之間的平衡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但是總有一些心懷不軌的暫住菌、病毒等希望打破這種平衡,引起皮膚病或感染,然後侵入人體“大鬧天宮”。
  夏天是皮膚科最繁忙的時候,皮膚科門診人滿為患。日光性皮炎、濕疹皮炎、蟲咬皮炎、過敏、荨麻疹、痤瘡是此時的常見皮膚病。海軍軍醫大學附屬長海醫院皮膚科郭志麗副教授剛從門診看完一位痤瘡病人回來,接下來她将帶我們認識皮膚的世界。
(郭志麗教授接受世界醫療網專訪)
一場守衛健康的戰鬥
  如果你擡起手,或者仔細觀察身體其他地方,肉眼所見的是一堆毛孔、一根根汗毛、一些斑點或痣、幾顆小水泡、小疙瘩……但肉眼看不見的是當年被擊退至脊髓後神經節或顱神經感覺神經節中的帶狀疱疹病毒被激活,正沿神經軸突奔襲到皮膚層,在皮膚棘狀細胞内大肆增殖。于是棘狀細胞水腫變性,胞核分裂、核内嗜酸性包涵體形成,随後細胞液化,出現彌漫性、成簇的皮損。
  這隻是我們看到的一種小水泡,還有形形色色的小水泡散布在人們身體各處。“所以小疙瘩、小水泡不是自己在家用藥就可以解決的,還是需要讓醫生來診斷。就拿帶狀瘡疹來說,如果分布在面部,可能會引起面部神經損傷,造成永久性面癱的傷害,這是非常危險的,”郭教授如是說。
  另外,人們把皮膚上突起或肌肉上結成的小硬塊通稱為疙瘩,小一點的就是小疙瘩。但在皮膚科醫生眼裡,這些小疙瘩都有姓名,例如荨麻疹、皮膚疣、痤瘡、過敏性皮炎等等。如果不加診斷地胡亂擦藥,或許會加重那些由細菌、病毒感染引起的皮損症狀。例如藥物過敏引起的藥物疹,如果不知道繼續用藥可能會引起喉頭水腫,其後果也是非常嚴重的。
  全國有6億多的皮膚病患者,也就是說有近全國人口一半的人存在皮膚問題,所以“皮膚無小事”,皮膚科也是非常重要的科室。皮膚科醫生們不僅奮鬥在守衛皮膚健康的陣線上,也為受困于疾病的患者帶去心靈的慰藉。
一次關乎心靈的治療
  皮膚病不僅關乎皮膚健康,也關乎心理健康。曾有文獻指出,Jowett等在對100例慢性皮膚病患者進行訪談時發現,89%的患者感到羞恥和尴尬,50%的患者感到焦慮,42%的患者缺少自信,近50%的人因此病被剝奪了田徑運動、遊泳運動權利。Tobing通過問卷調查發現有84%的患者有社交困難。
  “所以我覺得在皮膚病的治療過程中,不僅要給患者治療皮膚病,同時也給患者進行心理上的安撫或輔助治療。”郭教授為我們講述了令她印象深刻的兩個患者。其中一位是個銀屑病女患者,個子不高,大概隻有59斤。因為發了一身牛皮癬而非常痛苦,甚至有些抑郁。女孩見到郭志麗顧教授的時候說,她用了很多藥都沒有效,結果男朋友也吹了,整天窩在家裡不敢出門。幸好經過治療後,女孩兒的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皮損部位也有了一定恢複。就在前兩天,她給郭教授寄來了自己的婚紗照,現在她已經變得非常美麗了。
  另一位患者就是采訪當天上午郭教授接診的那位,是個十八九歲的小夥子,因為臉上長了青春痘就診。這是他第三次來,接下來估計他還要繼續治療半個月到一個月,包括些藥物治療和光電輔助治療,然後還有健康指導、長期随訪。這是因為他曾經自己在網上找了很多的藥膏、化妝品塗用,結果不當的處置造成了淺表疤痕。如果以後繼續這種不當處置,病情也許會反複并加重。
  郭教授回憶說,小夥子第一次來的時候很腼腆,慢慢走進診室,安靜地坐在她面前,還是經過一番引導才開口說話。其實在醫生眼裡小夥子面部痤瘡并不嚴重,隻是一些小痘坑、小痘印、痤瘡疤痕,但這對處在青春期的小夥子來說卻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他認為自己臉上有很多痘痘,影響了他的外觀,所以不敢出門、不敢見人,甚至不敢見女朋友。”所幸經過一段時期的治療,小夥子的面部狀态和心理狀态有了明顯改善,郭教授說采訪當天他一進診室就開心地說:“我現在敢出門了”!
  痤瘡是發病率比較高的一種皮膚病,目前在臨床看到12歲到45歲之間的人群都會發病。郭教授提醒大家,痤瘡是一種皮膚病,需要到醫院進行治療。據統計,約有50%的患者可能會到美容機構處理痤瘡,這是不對的。亂治或造成一些嚴重危害,例如激素依賴性皮炎、永久性痤瘡疤痕。特别是在面部危險三角區,如果引起細菌上行感染,會誘發腦膜炎危及生命。
  一個充滿愛意的選擇
  今年是郭教授在皮膚科工作的第20個年頭,她從1999年進入長海醫院以來就一直做皮膚科醫生。談及選擇皮膚科的原因,她深情地說,“我母親有銀屑病,所以我從小就立下了一定要把這個病給看好的志向。現在我母親已經81歲了,銀屑病控制得非常好,身體也非常健康。”
  她繼續說,“皮膚是人體最大的器官,不斷認識它、治療它是皮膚科醫生非常重要的職責,我認為這非常有意義。并且銀屑病仍是一個世界級難題,患者還有很多,所以我不會停下腳步,我希望治療更多的患者。”
  郭教授鼓勵銀屑病患者積極治療,雖然銀屑病沒有特效的治療方法,但可防可控。銀屑病患者首先要注意皮膚保養,經常塗潤膚霜、潤膚露,維護皮膚屏障功能;第二避免勞累,飲食、作息要規律;第三要避免感冒,因為感冒可能會誘發銀屑病。
  目前,銀屑病根據輕度、中度、重度不同程度治療方法也有區别。輕度銀屑病患者除了注意生活規律和皮膚保養,還可以外用一些藥物控制病情;中度銀屑病的治療會加入口服藥物以及物理治療,如光療、藥浴等;對于重度銀屑病患者,生物制劑治療是比較先進的方法,長海醫院已經通過生物制劑治療了很多患者,療效也非常好。
一種觸手可及的希望
  長海醫院皮膚科不僅以治療疑難病,如銀屑病、痤瘡、真菌病、白癜風、濕疹等見長,同時也成立了皮膚科激光美容科室,開展祛斑、去皺、去紅、去胎記、脫毛等特色項目,十幾年來服務了衆多求美者。
  這些尋求醫學美容的人,最主要的需要是祛斑、變白、變嫩、治療激素依賴性皮炎、皺紋、抗光老化、去紅血絲,男女老少都有。郭教授說,近幾年她感受到選擇光電美容的人群年齡層次在不斷擴大。以前我們覺得60到80歲的人群可能沒有光電美容的需求,但最近兩年60到80歲的老人家也對皮膚養護變得越來越重視。跳廣場舞、參加會議都是他們注重“面子問題”,尋求光電美容的原因。
  外貌是天生的,但醫學進步給了我們修改瑕疵的希望。“例如長在臉上的胎記,這在以前是大夥不敢碰的,因為手術治療創傷大,而且花費和風險也較大。但近年來随着光電技術的發展,很多胎記都可以用激光手段處理,如太田痣、鮮紅斑痣等。如果是面積比較大的胎記則需要多次治療,可能需要1到2年,或3到4年的治療,但每次治療都會帶來好轉。”
  不過郭教授仍然建議大家去正規醫院找專業醫生做光電美容,哪些斑、哪些痣可用光電手段處理都需要先診斷,因為某些有癌變可能性的斑或痣易被光電激惹。并且,雖然光電治療安全可靠,但對操作者專業性的要求并不低,不當操作仍然會造成皮膚損傷。
專家簡介
  郭志麗
  副教授,醫學博士,海軍軍醫大學附屬長海醫院皮膚科副主任醫師,長海醫院皮膚科激光美容中心負責人。任中國醫師協會皮膚科分會皮膚美容亞專業委員會委員、全軍醫學科委會皮膚科專委會青年委員、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皮膚性病專業委員會銀屑病組委員、上海市中醫醫結合學會皮膚性病委員會銀屑病組委員、上海市藥理學皮膚藥理學專業委員會委員等社會職務。
  從事臨床一線工作20年,專注皮膚科常見病、疑難病及美容缺陷性皮膚的治療,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主治濕疹、銀屑病(牛皮癬)、痤瘡(青春痘)、皮膚美容激光(美白、祛斑、脫毛)。為難治性皮膚病患者制定個性化治療方案,并長期跟蹤随訪治療,取得了良好療效。熟練使用強脈沖光、半導體激光、紅寶石激光等多種激光手段治療面部雀斑、光老化、毛細血管擴張等皮膚問題。已在國内外期刊發表論著四十餘篇,參編著作5部,榮立個人三等功及多次嘉獎。
  專家門診:周一全天;周五上午;周二上午(激光治療),周二下午(特需門診)
  特别提醒:長海醫院實行預約挂号制,請在長海醫院微信公衆号上提前挂号。

文/張獅駝  尹學兵
攝影/王俊入
值班編輯/孫雯
 
  

網頁版|手機版
http://m.juhua253776.cn|http://wap.juhua253776.cn|http://www.juhua253776.cn||http://juhua253776.cn